客中除夕(今夕为何夕)

 
作者: 明代   袁凯
今夕为何夕,他乡说故乡。
看人儿女大,为客岁年长。
戎马无休歇,关山正渺茫。
一杯椒叶酒,未敌泪千行。

今夕为何夕,他乡说故乡。
今儿晚是怎样的一个夜晚?只能在异地他乡诉说故乡。

看人儿女大,为客岁年长。
眼看别人的儿女一天天长大,自己的客游生活却岁岁增长。

戎马无休歇,关山正渺茫。
战乱连年不断、无休无歇,关山阻隔,故乡归路渺茫。

一杯柏叶酒,未敌泪千行。
饮一杯除夕避邪的柏叶酒,压不住思亲眼泪万千行。

1、羊春秋,何严《明诗精华二百首》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8:56
2、李竹君《宋元明诗三百首》北京:华夏出版社,1999:145

今夕为何夕,他乡说故乡。
“今夕”句:这里借用以抒写除夕怀念家人的愁思。“他乡”句:从刘皂《旅次朔方》(一作贾岛《渡桑干》)的“无端更渡桑干水,却望并州是故乡”句化出。

看人儿女大,为客岁年长。

(róng)马无休歇,关山正渺茫。
戎马:指军事行动、战乱。无休歇:未停止过。“关山,关口和山岳,这里代指故乡。渺茫,遥远,看不清楚。

一杯柏(bǎi)叶酒,未敌泪千行。
柏叶酒:用柏叶浸过的酒,也叫“柏酒”。古代风俗,元旦共饮,以祝长寿。未敌:不能阻挡。指欲借酒消愁,但仍阻止不了热泪滚滚。

今夕为何夕,他乡说故乡。
“今夕”句:这里借用以抒写除夕怀念家人的愁思。“他乡”句:从刘皂《旅次朔方》(一作贾岛《渡桑干》)的“无端更渡桑干水,却望并州是故乡”句化出。

看人儿女大,为客岁年长。

(róng)马无休歇,关山正渺茫。
戎马:指军事行动、战乱。无休歇:未停止过。“关山,关口和山岳,这里代指故乡。渺茫,遥远,看不清楚。

一杯柏(bǎi)叶酒,未敌泪千行。
柏叶酒:用柏叶浸过的酒,也叫“柏酒”。古代风俗,元旦共饮,以祝长寿。未敌:不能阻挡。指欲借酒消愁,但仍阻止不了热泪滚滚。

1、羊春秋,何严《明诗精华二百首》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1998:56
2、李竹君《宋元明诗三百首》北京:华夏出版社,1999:145

jīn xī wéi hé xī ,tā xiāng shuō gù xiāng 。今夕为何夕,他乡说故乡。
kàn rén ér nǚ dà ,wéi kè suì nián zhǎng 。 看人儿女大,为客岁年长。
róng mǎ wú xiū xiē ,guān shān zhèng miǎo máng 。 戎马无休歇,关山正渺茫。
yī bēi jiāo yè jiǔ ,wèi dí lèi qiān háng 。 一杯椒叶酒,未敌泪千行。

提示:拼音为程序生成,因此多音字的拼音可能不准确。

①夕:夜,这里指除夕夜。 ②为客:客居他乡。>查看全文

这是一首描写客中过除夕之夜的诗。在战争离乱的岁月,飘流在外的人,其思乡之情更加浓烈。诗中就表现了这种颇为沉痛的心情。>查看全文

《客中除夕(今夕为何夕)》作者

袁凯袁凯

袁凯,生卒年不详,字景文,号海叟,明初诗人,以《白燕》一诗负盛名,人称袁白燕。松江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县)人,洪武三年(1730)任监察御史,后因事为朱元璋所不满,伪装疯癫,以病免职回家。著有《海叟集》4卷。

客中除夕(今夕为何夕)原文,客中除夕(今夕为何夕)翻译,客中除夕(今夕为何夕)赏析,客中除夕(今夕为何夕)阅读答案,出自袁凯的作品

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注明:https://www.masjrxx.com/gushiwen/2556.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相关诗词推荐

  • 客中行(不知何处是他乡)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 客中除夕(今夕为何夕)

    今夕为何夕,他乡说故乡。
    看人儿女大,为客岁年长。
    戎马无休歇,关山正渺茫。
    一杯椒叶酒,未敌泪千行。

  • 琴歌(主人有酒欢今夕)

    【琴歌】 主人有酒欢今夕,请奏鸣琴广陵客。 月照城头乌半飞,霜凄万木风入衣。 铜炉华烛烛增辉,先弹渌水后楚妃。[1] 一声已动物皆静,四座无言星欲稀。 清淮奉使千余里,敢告云山从此始。

  • 越人歌(今夕何夕兮)

    【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知不知?

  • 凤凰涅槃(除夕将近的空中)

    序 曲
    除夕将近的空中,飞来飞去的一对凤凰,
    唱着哀哀的歌声飞去,衔着枝枝的香木飞来,飞来在丹穴山上。
    山右有枯槁了的梧桐,山左有消歇了的醴泉,
    山前有浩茫茫的大海,山后有阴莽莽的平原,山上是寒风凛冽的冰天。
    天色昏黄了,香木集高了,凤已飞倦了,凰已飞倦了,他们的死期将近了。
    凤啄香木,一星星的火点迸飞。凰扇火星,一缕缕的香烟上腾,
    凤又啄,凰又扇,山上的香烟弥散,山上的火光弥满。
    夜色已深了,香木已燃了,凤又啄倦了,凰已扇倦了,他的死期已近了!
    啊啊!
    哀哀的凤凰!凤起舞、低昂!凰唱歌,悲壮!凤又舞,凰又唱,
    一群的凡鸟,自天外飞来观葬。
    凤 歌
    即即!即即!即即!即即!即即!即即!
    茫茫的宇宙,冷酷如铁!茫茫的宇宙,黑暗如漆!茫茫的宇宙,腥秽如血!
    宇宙呀,宇宙,你为什么存在?你自从哪儿来?你坐在哪儿在?
    你是个有限大的空球?你是个无限大的整块?你若是有限大的空球,
    那拥抱着你的空间他从哪儿来?你的外边还有些什么存在?你若是无限大的整块,这被你拥抱着的空间他从哪儿来?
    你的当中为什么又有生命存在?你到底还是个有生命的交流?你到底是个无生命的机械?
    昂头我问天,天徒矜高,莫有点儿知识。低头我问地,地已经死了,莫有点儿呼吸。
    伸头我问海,海正扬声而呜唈。啊啊!
    生在这个阴秽的世界当中,便是把金钢石的宝刀也会生锈!宇宙啊,宇宙,我要努力地把你诅咒:
    你脓血污秽着的屠场呀!你悲哀充塞着的囚牢呀!你群鬼叫号着的坟墓呀!你群魔跳梁着的地狱呀!
    你到底为什么存在?我们飞向西方,西方同是一座屠场。我们飞向东方,东方同是一座囚牢。
    我们飞向南方,南方同是一座坟墓。我们飞向北方,北方同是一座地狱。我们生在这样个世界当中,
    只好学着海洋哀哭。
    凰 歌
    足足!足足!足足!足足!足足!足足!
    五百年来的眼泪倾泻如瀑。五百年来的眼泪淋漓如烛。
    流不尽的眼泪,洗不净的污浊,浇不熄的情炎,荡不去的羞辱,
    我们这缥缈的浮生,到底要向哪儿安宿?
    啊啊!我们这缥缈的浮生好像那大海的孤舟。左也是漶漫,右也是漶漫,
    前不见灯台,后不见海岸,帆已破,樯已断,楫已飘流,柁已腐烂,
    倦了的舟子只是在舟中呻唤,怒了的海涛还是在海中泛滥。
    啊啊!我们这缥缈的浮生。好像这黑夜里的酣梦。前也是睡眠,
    后也是睡眠,来得如飘风,去得如轻烟,
    来如风,去如烟,眠在后,睡在前,我们只是这睡眠当中的一刹那的风烟。
    啊啊
    有什么意思?有什么意思?痴!痴!痴!
    只剩些悲哀,烦恼,寂寥,哀败,
    环绕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贯串着我们活动着的死尸。
    啊啊
    我们年青时候的新鲜哪儿去了我们青年时候的甘美哪儿去了?我们青年时候的光华哪儿去了?
    我们年青时候的欢爱哪儿去了?
    去了!去了!去了!一切都已去了,一切都要去了。我们也要去了,
    你们也要去了,悲哀呀!烦恼呀!寂寥呀!衰败呀!
    凤凰同歌
    啊啊!
    火光熊熊了。香气蓬蓬了。时期已到了。死期已到了。
    身外的一切!身内的一切!一切的一切!

    请了!请了!

    群鸟歌

    岩鹰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该我为空界的霸王!
    孔雀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花翎上的威光!
    鸱枭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哦!是哪儿来的鼠肉的馨香!
    家鸽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这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们驯良百姓的安康!
    鹦鹉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听我们雄辩家的主张!
    白鹤
    哈哈,凤凰!凤凰!
    你们枉为禽中的灵长!
    你们死了吗?你们死了吗?
    从今后请看我们高蹈派的徜徉!
    凤凰更生歌
    鸡鸣
    昕潮涨了昕潮涨了,
    死了的光明更生了。
    春潮涨了,春潮涨了
    死了的宇宙更生了。
    生潮涨了,生潮涨了,
    死了的凤凰更生了。
    凤凰和鸣
    我们更生了。我们更生了。
    一切的一,更生了。一的一切,更生了。
    我们便是他,他们便是我。
    我中也有你,你中也有我。
    我便是你,你便是我。火便是凰。凤便是火。
    翱翔!翱翔!欢唱!欢唱!
    我们新鲜,我们净朗,
    我们华美,我们芬芳,
    一切的一,芬芳。一的一切,芬芳。
    芬芳便是你,芬芳便是我。
    芬芳便是他,芬芳便是火。
    火便是你。火便是我。火便是他。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欢唱!欢唱
    我们热诚,我们挚爱。我们欢乐,我们和谐。
    一切的一,和谐。一的一切,和谐。
    和谐便是你,和谐便是我。
    和谐便是他,和谐便是火。
    火便是你。火便是我。火便是他。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欢唱!欢唱!
    我们生动,我们自由,我们雄浑,我们悠久。
    一切的一,悠久。一的一切,悠久。
    悠久便是你,悠久便是我。
    悠久便是他,悠久便是火。
    火便是你。火便是我。火便是他。火便是火。
    翱翔!翱翔!欢唱!欢唱!
    我们欢唱,我们翱翔。
    我们翱翔,我们欢唱。
    一切的一,常在欢唱。
    一的一切,常在欢唱。
    是你在欢唱?是我在欢唱?
    是他在欢唱?是火在欢唱?
    欢唱在欢唱!欢唱在欢唱!
    只有欢唱!只有欢唱!
    欢唱!欢唱!欢唱!

  • 客中初夏

    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当户转分明。
    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

  • 子夜歌·今夕已欢别

    【子夜歌】 今夕已欢别, 合会在何时? 明灯照空局, 悠然未有期![1][2]

  • 癸巳除夕偶成(千家笑语漏迟迟)

    【癸巳除夕偶成】[1] 千家笑语漏迟迟,[2] 忧患潜从物外知。[3] 悄立市桥人不识, 一星如月看多时。[4] 牢年此夕费吟呻[5], 儿女灯前窃笑频。 汝辈何知吾自悔, 在抛心力作诗人。